kitu开坑就不填!

辩解一下……快递风云的下我已经写出来了 但是感觉不满意还在修改……今晚能不能改出来就不知道了(喂
不是故意不更新的TVT

【凹凸世界同人】快递风云(中)

上篇戳这 :

虽然名为快递风云但是除了金这个快递员大家都是大佬(喂)

感觉我写的瑞总是那种高冷的新设皮下有一个不甘寂寞的旧设魂(。


1.

大概在一年前,格瑞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一位自愿流落街头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自愿放弃家族给予的权利,卸下家族的义务,全力去追寻自己的伟大抱负。

大概是两人身上有着什么相似的东西,所以当时彼此之间闲聊了几句。


“看到好处就要抢,看到弱鸡就要踩,看到机会就要上,横行霸道才是我们的本职。”年轻人靠在墙上喝着啤酒,对着格瑞一脸似笑非笑,总结道,“这个地方迟早会是我的东西。”

“无论什么东西的往来此处都必须经过我的同意…...

【凹凸世界同人】快递风云(上)

1.

最近,小区里新来了一个快递员。是个金发蓝眼的快递小哥,脸上总挂着的无忧无虑的笑容,这让他看上去更像是个刚长大的孩子。但是工作起来却十分可靠,动作迅速,后续处理手脚也很利落。

但自从他开始干上门取件的工作之后,他的缺点便如同初春雪化一般迅速的暴露了出来。

——他是个路痴。


2.

……他身高大概还不足一米七吧,比他还高的包裹他能卸下来吗?

格瑞低头看着站在门口还在大口喘气的快递小哥,突然想到。


“很、很抱歉,格瑞先生……!”金站在要求上门取件的客户的门口,弯腰拄着膝盖,断断续续的说道,“让你久等了!”

金抬起头来,脸上布满红晕,也不知道是因为迟...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真的 哪怕一篇文就只得到一个评论 我也能高兴一整天!
一个评论能给我码字3000的动力www

谌苍:

想要评论,真的特别想要


@沫沫沫沫子 的我何其幸运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

【瑞金】这个杀手不太冷

要命……都过了几天才发现这篇文原来不是用子博发出来的简直破坏了我主博小甜饼的整齐性!(你



片段1:

金笑了起来,那一瞬间,像是所有的阳光都洒在了他的脸上。他尽力地踮起脚,纤细幼嫩的手抚上格瑞的脸,澄澈的蓝眼睛里充满依恋,轻声地说:“I love you.”

格瑞垂眼擦枪。这个捡回来的男孩每天都这样向他告白,总是如此。

他已习惯。

这不是爱情。

咔当一声,枪已上膛。金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双脚随意的晃荡着,歪头问道:“Clean?”

格瑞点点头,利落的穿上黑色的外衣,好像是黑暗中的蝙蝠刷的一下展开双翅,而后又悄无声息的裹住自己的身体。

“Stay home.”...


【拇指姑娘】喜欢阳光和鲜花的鼹鼠先生

“他住的比我舒服得多,他有宽大的房间,他穿着非常美丽的黑天鹅绒袍子。”热心肠的田鼠太太兴奋地高声说道,熟练而快速的为金套上晚礼服,将他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他很富有,有着很高深的知识。”

“只要你能够得到他做你的丈夫,那么你一辈子可就享用不尽了!”

话音刚落不到一秒,田鼠太太那熟悉的华丽高音又一次响起。

“看——多可爱的小天使啊!”

金脸都黑了,非常不自在的拉着蓬蓬的裙摆,面对着田鼠太太的强烈的热情,有些不太适应。

“田鼠太太,我想我应该换一件合适的衣服……”他尝试着将身上层层叠叠的蕾丝晚礼服从身上脱下来,却因为不得章法而越绑越紧。

“不过,亲爱的——他的眼睛看不见东西。”田鼠太太突...

#今天跟基友互相安利的时候,一致痛斥官方为什么不多出周边多捞金,凹凸这种这么适合出人设集的动画,不给我们一人来上一本根本说不过去!

还有隔壁的勇冒剧组也是,最近的官方是不是脑子都有坑(褒义)。

#就写了几个小小的段子,全是私心。

#或许有一些设定官方爸爸放出过细节但我没看过不管了。

#人物属于七创社爸爸,ooc属于我。


*金的帽子*

格瑞送的。

不是格瑞挑的,金自己挑的。

当时,在那个“难得一次来登格鲁星交易”的商人的摊位前,金还想给格瑞挑一顶同款红绿相间的鸭舌帽,这个念头才刚萌生就被格瑞沉默的镇压了。

最后被金烦得不行的格瑞只是挑了一根最便宜...

霸道总裁是话唠 07

上一章:06


*想我吗?

*……好吧别打我就成

*唯独这个坑……我是想要填完的啊!!


——————————————————————————————————————


“你是叶秋那边的索克萨尔?”叶修弹掉烟灰,问道。

喻文州没有否定:“这是我们第一次……面基吧?”

叶修笑了笑:“别用那个词,会有很多人坐立不安的。”

“比如说叶校长吗?他一直在找你。”喻文州径直走到堆满模型的桌旁坐下。

叶修神色不变:“他找得到我吗?”

喻文州冲叶修礼貌的微笑:“这不就是找到了?”


窗外的天色渐渐暗沉下来了。西边天空上的云霞火红火红的,分外美丽...

© kitu开坑就不填! | Powered by LOFTER